加班加到怀孕了,老板二话不说给我升职!

时间:2016-09-04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还有人能把相亲地点定在医院里的。正常人谁会把相亲地点安排在医院?

托从小身体还不错的福,季若愚长这么大没来过几次医院,所以对这个陌生的、充斥着病菌和消毒水味道的场所并不熟悉。

手机里的短信上,是文君传来的关于这次相亲对象的资料,除了姓名和供职单位之外,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季若愚有些一头雾水,皱眉片刻还是拨通了喻文君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那头的喻文君声音有些鼻音,朦朦胧胧好像刚睡醒的样子,起床气使得她语气有些不悦,听着这电话的确是季若愚打过来才会有的专属铃声,直接就埋怨起来,"季若愚小姐!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扰人清梦是要被凌迟处死的!"

喻文君是季若愚多年的好友了,对于自己这老友那如同蝙蝠一般的习性,她是再熟悉不过了,毫不客气地回道,"已经下午两点半了,睡到这个时候还不醒的人,才应该凌迟处死吧?"

喻文君疑惑地嗯了一声,然后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上头的时间的确显示两点半整整的,于是轻描带写一笔带过了自己赖床的事实,直奔重点,"说吧,什么事儿?"

季若愚抬起头来,电话贴着耳边,眼睛看着这幢高大的建筑,上头一个大红色的十字,长顺人民医院几个字矗立在楼顶上,昭示着这幢建筑的工作性质。

"我想请问下,相亲地点安排在医院算是个什么事儿?还有,除了姓名和职业,我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这叫我怎么找?难不成……我去门诊挂个号?"

这的确让季若愚有些困扰,她生平第一次默认自己沦为大龄女青年的同时,第一次准备相亲,但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眼下这么个情况。

于是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好友,兼此次相亲的中间人,也就是喻文君小姐了。

那头文君语气义正辞严,"知足吧你!谁让你忽然来兴致急着要相亲?我手头也没货啊!这个还是托我爸的朋友物色的,人品相貌没得挑,你就主动点,自己想想办法呗,实在不行,就去挂个号,乖!先这样,我接着睡了。挂了。"

话语一落,喻文君就果断挂掉了电话。

季若愚听着电话那头忽然断掉的嘟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自己这个老友……也算是个奇葩了。这么多年感情,就这么把自己给打发了?

无奈归无奈,季若愚终于还是走进了医院门诊大厅去,因为现在才刚到下午的工作时间,所以门诊大厅的人并不多。

季若愚还真鬼使神差地走去挂号,只是应该挂哪个科室的,她却是有点懵了,自己压根就没病,只是眼下看来,没病还来医院挂号,倒还是真的有点**了。

又翻出手机看了一眼喻文君先前发过来的消息,"陆倾凡,三十岁,长顺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你就明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去看看吧,那时候他正好午休快结束要上班了,聊得顺再说,聊不顺,反正他马上就要上班了,你也就可以趁机开溜了。"

她还倒真是替自己想得周到。看着这信息,季若愚无奈地笑了一下。

"请帮我挂肝胆外科陆倾凡医生的号。"说着,季若愚已经从包里拿出钱包来,准备付挂号钱。

"今天陆医生不坐诊,你挂肝胆外姜主任的吧。"工作人员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之后抬起头来对季若愚说着。

不坐诊?那……

"那怎么办?我是来找陆医生的。"季若愚眉头已经皱了起来,里头的工作人员朝着季若愚多看了几眼,然后就说道,"那你去住院部看看吧,陆医生应该在。"

"好的,谢谢。"季若愚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

住院部,住院部。季若愚心里念叨着,看了一眼门诊大厅的路牌。

沿着门诊大厅往后,就可以通往住院大楼了,只是在走向住院部大楼的路上,她忽然顿足下来,门诊大厅的公示牌上挂着众多门诊医生的照片。

照片都是一样的浅蓝色作为背景颜色,每个医生都身穿着白大褂笑得温和。

季若愚很快就在这牌子上找到了陆倾凡的名字,照片上的男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若不是已经得知他的年龄的确是三十岁没错,还真没办法相信照片上这男人已经而立之年。

而下头对于他的履历,倒是让季若愚有些吃惊起来,毕业于复旦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本硕连读,然后在**霍普金斯医学院攻读博士。

虽然季若愚对于医学这些并不太了解,但是还是知道一些的,但是**那些个院校……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看来文君奇葩是奇葩了点,的确是不说假话啊,还真跟她刚才电话里说得那样,人品相貌没得挑的。

季若愚在这公示牌前驻足片刻,便朝着住院部走去。

--------

长顺人民医院是市里规模最大,设备最全面的医院,住院部的大楼修得很是气派,若不是楼顶悬着的那个红十字还有住院部三个大字的话,倒像是那些高耸的商务写字楼一般。

一走进住院大楼,便闻到了那股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好些患儿被家长抱着,举着吊瓶在散着步,手上扎着针头,有的甚至扎在头上,看上去让人有些心疼。

肝胆外科在五楼,看了一眼一楼的各科指示牌之后,季若愚就走向了电梯,原本一直平静的心情,在跨进电梯的瞬间,忽然就变得有些忐忑紧张起来。

毕竟是自己从没经历过的事情,并且还被安排在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方。

"叮,五楼到了。"

就在季若愚还在心中忐忑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开了。

原本电梯里就熙熙攘攘挤了好些人,季若愚一边说着借过一边朝电梯外走。

一走出电梯,转头就看见了四个大字,肝胆外科。

除此之外,还看到的就是走廊上,走着的零零散散的几个因为肝胆疾病而黄皮寡瘦的病人们,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看着他们发黄的脸色,还有甚至眼白都变得有些黄的病态。

医院真是一个……让人压抑的地方。

季若愚感觉着这医院里似乎无处不在的压抑气息,只想赶紧完成这次相亲,于是加快了步子,朝着肝胆外科病区里头走去。

护士站有几个护士在那里,忙碌着手中的工作。

"你好,我想找陆倾凡,请问他在吗?"季若愚走了上去,朝着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些的护士问道。

这护士原本大概是在忙着什么的,听到她的声音抬起头来,"你是哪床病人家属?"

这护士问了季若愚一句,季若愚看到这护士的工作牌上写着她的姓名和职位,姚玲,护士长。

病人家属?季若愚愣了片刻,"我是他……我已经和陆医生约好了。"

总不能直接说相亲对象的吧,季若愚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回答着。

这护士长显然手头还有事情要忙,听了季若愚这回答,也就没再多问,"陆医生还在手术,你先等一会儿吧。"

姚玲说完这句,又多看了季若愚两眼,想着她刚才欲言又止,而且看上去季若愚温柔婉约,气质很好的样子,不由得想到……这会不会是陆医生的女朋友?

说起来,陆倾凡倒算是长顺人民医院的传奇人物,毕竟三十岁就能得了副主任医师这个职称的,恐怕放眼整个市里所有医院,也是找不出第二个的,而且还是肝胆外的一把刀,慕名而来的病人不在少数。

只是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所以尽管他在长顺已经工作两年时间了,对于他的情况,同科室的这些护士们知道得也是少之又少,不仅如此,恐怕就连一起共事的医生,都并不了解他。

季若愚已经走到一旁去,走廊上有着病人推着输液架走着,墙壁上挂着的都是些肝胆病的图片,还有一些腹腔镜手术的图片,下面写着腹腔镜手术和传统手术相比的优势和好处。

因为职业关系,季若愚向来对文字就比较敏感,不自觉地就已经开始阅读下边的文字。

"你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忽然一个声音就这么在旁边响起,声音倒是好听,但季若愚还是有些被吓了一跳,一偏头就看到一个高挑的男人站在旁边。

什么时候出现的,她也没发现,只是看着那张脸,却是认识的,方才在公示牌上头已经看过他的照片了。

"陆倾凡?"季若愚确认了一句。

眼下的这个男人,和公示牌上照片里还是有些许不太一样的,没有白大褂,倒是一身浅绿色的手术衣穿着,头上也带了手术帽,只是口罩已经摘掉了。

显然是手术刚结束的样子,他比照片上看上去要更瘦一些,眼睛很深邃,只是也没有照片上的笑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冷静的样子。

他淡淡地点了点头,刚下手术,一回到科室护士长就告诉他有人找,循着护士长所指过来,就看到走廊上的这个正对腹腔镜手术认真阅读着的女人。这才猛地想起来,的确头一日朱凯是和自己提过这件事的。

"……"季若愚不知道应该接下去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而已,但给她的感觉却像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那么,该如何说呢?我是被介绍过来的相亲对象?

这种话,季若愚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你吃过饭了吗?"

就在季若愚还在纠结着应该如何说,或者还是直接道别的时候,陆倾凡这样问了她一句。

"什么?呃……我吃过了。"季若愚点了点头,伸出手去,"季若愚。"

陆倾凡的手掌干燥而温暖,手指修长,指甲剪得很干净,是很漂亮的一双手,都说外科医生的手就是生命,看上去的确不假,他这手,恐怕是很多女人都得自叹不如。

"不介意的话,陪我再吃个饭吧?"

他的语气并不强硬,可是却让人有些难以拒绝,季若愚也不打算拒绝,本来,这医院就不是什么相亲的好地方,而且,他大概是因为手术到刚才才结束,所以连午饭都没吃吧。

见她点头,陆倾凡朝着走廊的那头指了指,"先去我办公室坐坐吧,我换个衣服就出发。"

季若愚被他领到办公室去之后,他便去换衣服了,季若愚无聊得很,打量着这办公室,倒没有多豪华,书柜里头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一个一个的文件夹,还有很多医学方面的书,书桌也很是整洁,只有几本医书放在上面。

都是原文的,季若愚英文倒不算差,但随手一翻,上头的那些专业术语的词条,依旧是看得季若愚一头雾水。

好在陆倾凡换衣服的时间并不算久,就在季若愚刚开始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他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好了,我们走吧。"他的语气很是自然,声音磁性听上去很舒服。

脱下手术衣换上便装的陆倾凡看上去很不一样,原本就是挺拔颀长的身姿,现在穿着一身白衬衣,卡其色的工装裤,没有打领带。

季若愚回头看他,多打量了几眼,便随着他一起走出办公室去。

医院附近倒是有餐厅的,只是都是些速食之类的,季若愚对这倒无所谓,只是陆倾凡已经去开了车过来。

--------

西餐厅里头,放着好听的钢琴曲。

对面坐着的男人,正在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动作看上去很优雅,季若愚想,或许可以说……很专业。

他每切下的一块牛排,感觉都跟刚才切下的,无论大小还是形状,都相差无几。

气氛有些尴尬得快要凝固起来,他不说话,季若愚也就不知道要如何开头。

"这个……这是我的个人简历。"

一张纸被推到了陆倾凡的面前,而他原本切着牛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男人抬起头来看她,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嘴,眼睛中终于是有了些感兴趣的神色。

"季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在相亲。"陆倾凡看着季若愚,这样说着。

的确是在相亲没错,但是季若愚还是有一些赧色,她点了点头,"是的……"

然后,陆倾凡的眼神朝着桌上的简历扫了一眼,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这是相亲,不是面试,简历算是个什么情况。

"因为我从来没有……"相亲过,这三个字终于是没有说出来,季若愚看着这男人眼中的神色似乎变得兴味,就更觉得有些难为情了,"对不起……"

从来没有什么?从来没有相过亲么?这女人……倒是有点意思,陆倾凡的眉梢不动声色地挑了一挑,眼睛一目十行地草草扫了桌上那张简历一眼,倒还真是张正规的简历。

简历上头的证件照,女人脸上的笑容温婉。

季若愚,二十五岁,目前供职于某杂志社……

"不知道季小姐有没有什么要求。"陆倾凡问了一句,毕竟现在的相亲女,多少都是有些要求的,有车有房,父母双亡,之类之类的。

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她职业还算体面,供职的杂志社在市里头也是有点名气的,而且样貌虽说不得绝色,但也算温婉可人,年龄的话……虽然的确是算得上晚婚,但不至于到大龄未婚女那么严重。

所以,自然而然,陆倾凡心中的想法很简单,这样各方面条件算不得顶好,但都还算不错的女人,通常应该是要求比较高的。

只是面前的女人只是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终于说道,"以结婚为目的的。"

季若愚说这话的时候,朝着陆倾凡看了一眼,并没有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情绪来。

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好。"

"好?"这算是个什么答案……季若愚不由地疑惑地反问了一声。

陆倾凡将牛排的盘子推到了一边,靠到椅背中,"如你所见,我工作很忙,没有太多的时间恋爱,而且年纪不小了。所以你的这个要求,我接受。"

似乎比想象中要顺利,走出西餐厅的时候,季若愚还有些懵懂,只是却始终没有弄明白,陆倾凡那个"好"究竟算是什么意思,是同意以结婚为目的,还是同意结婚?若是后者……那么自己岂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向对方求婚了?

她还站在西餐厅门口发呆想着刚才的事情,陆倾凡已经将车开过来了。

他开车送她回去,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在季若愚准备下车的时候,陆倾凡向她要了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拨通之后将电话还给了她。

连着两天,两人都没有联系,这件事情,仿佛就这么石沉大海一般,季若愚被单位安排出去出差,为时三天。

就是在临近的城市,第三天结束工作,坐了班车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回到家里,父亲已经如往常一样喝醉了,房间里传出他大声的鼾声,而齐美云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自幼父母就离异了,这齐美云是父亲再娶的女人,季若愚和她之间,倒谈不上和睦或者不和,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两人每日的对话平均下来,一天不到五句。

就是那么井水不犯河水地生活着。

"齐阿姨。"她叫了一声,眼睛却是已经捕捉到了客厅靠墙放着的行李箱,那是自己的箱子,季若愚认了出来,而原本应该在客厅里的一张书桌,已经不见了。

齐美云的眼睛不冷不热地扫了季若愚一眼,"今天**和**通过电话了,她说那边已经在帮你准备了,过阵子就会过来接你,小予也快高考了,忙着复习,我把你房间腾出来给他了,你就去你那个朋友家先住几天,等着**来接你,你也就可以去过好日子了。"

季若愚的眼神很是平静,似乎这一天她早就已经料到了,原本她从小就是判给母亲的。

听着齐美云这不冷不热却带着些讽意的话,季若愚只是朝着父亲卧室的门看了一眼,然后便走上去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承蒙照顾了。"

季若愚说了这句,声音有些沙哑。

齐美云面色不变,看着她拿过行李,唇角挑起了一抹笑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恍然大悟道,"喔,对了,家里的钥匙你也留下来吧,反正你马上也要出国了,用不着了。"

季若愚心中有些发闷,但还是从包里摸出了钥匙,最后朝着父亲卧室的门看了一眼,这件事情……大概他也是默许的吧。

提着行李箱走出小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十点了,想来想去,只能打给文君,只是文君那一头却是无法接通,刚一挂断,就有电话进来了,看着屏幕上头带着纽约区号的长串电话号码,心中忽然有些烦躁,直接就按了拒接。

陆倾凡赶到的时候,她坐在台阶上,身边除了行李箱之外,已经放了好几个空掉的啤酒罐子了。

原本他都已经打算睡了,就接到了她的电话,语气中有些哭腔,又带着些许酒意,结结巴巴地大着舌头,叽叽咕咕地一个人吐着苦水,说着继母把自己赶出来了之类之类。

陆倾凡倒是没有不耐烦,认真地听着她的埋怨,只是听到她现在一个人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他才有些急了,但还是好歹听出来了,她说是在她家小区门口。

因为送她回来过一次,所以还算轻车熟路。

陆倾凡还穿着睡衣,从车上走下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台阶上的季若愚。

她有些喝醉了,小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她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摇摇晃晃,离得很近,陆倾凡可以闻得到她身上啤酒的味道。

季若愚抬起脸的时候,陆倾凡看到她的眼睛有泪光,说话时鼻音很重,有着些哽咽,伸出手去拽了陆倾凡棉质睡衣的袖子,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那你嫁给我吧。"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后续,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推荐

图片新闻

程瑶赴莫斯科寓工作于Shopping
程瑶赴莫斯科寓工作于Shopping
Market Insight:汽车股要靠实力取胜
Market Insight:汽车股要靠实力取胜
林承飞庆生 满贯5打点 终止富邦4连胜
林承飞庆生 满贯5打点 终止富邦4连胜
Jackson攰爆晕倒入院

韩国男团Got7香港成员Jackson,自从近年在内地开设个人工作室后,经常要中、港、韩三地飞,忙得不可开交。前晚Jackson为内地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彩排期间,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并于后台晕倒,随即被送往医院。事后他的工作室于微博留言指Jackson因劳累过度而体力不支晕倒,医生诊断后指他严重贫血、缺钾、钠及长期低烧,需要留院观察,他对未能参与《偶像练习生》的演出感到十分遗憾。

迷云反云党场外大激斗

阿仙奴今季英超成绩欠佳,领队云格去留热话,竟也成七榄观众场边话题。有来自伦敦扮成交通“雪糕筒”的球迷(下图),昨在场内高举“Wenger Out”纸张,引来现场“迷云党”即场写“Wenger In”反击兼走向“反云党”挑机,齐举标语对恃(上图),最后不打不相识一同举杯畅饮。

李添胜无意出山再做监制 汪明荃5月与中乐团合作

汪明荃(阿姐)昨日与荣休金牌监制李添胜(添哥)到坑口乡事委员会参加《回缅岁月一甲子—坑口风物志》新书发布会。阿姐与老公罗家英早前在社交网分享跟名伶白雪仙(仙姐)的合照,阿姐否认倾合作计划,只是私下聚会畅谈往事:“我们很多联络、聚会的,仙姐在粤剧界举足轻重,且家英哥的爸爸跟仙姐以前常合作,作为后辈得闲就去拜会她。”阿姐透露稍后很忙,除了为西九戏曲中心落成做筹备,她也会移师澳门举行入行50周年纪念演唱会,5月底又跟中乐团合作音乐会。

李嘉诚宣布退休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
李嘉诚宣布退休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
俄罗斯枪击事件怎么回事/事情经过
俄罗斯枪击事件怎么回事/事情经过
阿里入股蚂蚁金服33% 知识产权换新股 分析:为上市铺路

自从去年港交所(0388)容许同股不同权公司在主板上市后,外界一直关注全球第二大独角兽公司,估值达60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会否来港上市。阿里巴巴昨日突然宣布,入股蚂蚁金服33%股权,疑为上市重整架构,阿里管理层未有正面回应蚂蚁金服上市事宜。有分析认为,蚂蚁金服原有投资者的股权虽被摊薄,惟蚂蚁金服IPO后,将释放大量价值,为原有投资者带来可观回报。阿里昨晚早段跌逾5%,报195美元。

中国非官方PMI创四个月高
中国非官方PMI创四个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