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恋爱,不如高傲单身

时间:2016-10-22

回复「晚安」

送你一道睡前暖心菜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



"今日直播,林氏集团继承人林絮,与翰林集团大小姐徐自知的婚礼,在名门酒店盛大举行,场面宏大,这场典礼,新娘身怀六个月的身孕,非常的受人关注……"


镜子里,宽大的白色婚纱,被层层叠叠的细纱点缀着,拖尾长长的覆在地上,上面纯手工制作的上百朵纱花,竞相绽放,好似无数白色睡莲,开在平静的湖泊上。


从胸口向下,裙摆散开,中间隆起的肚子,已经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遮盖,索性直接展露给人来看。


反正,肚子是遮不住的,他们的婚姻,也不需要遮盖。


徐自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精典,面带红晕,今天,将是她成婚的日子。


人说,婚礼这一天的女人,是一天的公主,被所有人羡慕。


然而,她的脸上,更多是的是不安定的恍惚。


背后攒动的人影,让人无法忽视,这一场全城瞩目的婚礼,容不得半点差错。


然而,徐自知知道,有些东西,是避免不了的。


她早已注意到,在后面几番欲言又止的老管家章秘书。


"章秘书,发生什么事了。"回过头,徐自知看着眼前的章秘书,担心的问。


章秘书看着自家小姐的肚子,心里的委屈,终于再也遮掩不住,"小姐,姑爷他……"


徐自知听着章秘书的回答,眼圈慢慢的变红,一张精致的小脸,越发的惹人怜爱。


可惜,他们的姑爷永远也看不到。


"找不到林絮,哪里都找不到,姑爷他,没来婚礼现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很快,典礼的时间已经逼近。


外面一片混乱,宾客满堂,却不见新郎。


徐自知紧要朱唇,直到红唇咬的泛着青紫,她颤抖的唇里,终于吐出一句完整的话,"婚礼……我自己来……"


婚礼的音乐慢慢响起,让整个喧闹的礼堂瞬间陷入一片安静。


红毯上,随着音乐,新娘终于缓缓步入。


"新娘徐自知,你愿意嫁给林絮先生为妻吗?"


"我愿意。"


"新郎……"


"新郎不在,但是我相信,他也愿意。"


是啊,他不得不愿意。


纵然,他们的婚礼上,只有徐自知一人,强颜欢笑。


徐自知颤抖着站在台上,下面攒动的人群,好像一片**,随着牧师话音落下,整个礼堂,再次被喧嚣占据。


她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好像只有疼痛,才能让她觉得,自己此刻并不是在梦魇中。


一切都是真的,林絮真的,对她没有半点情谊,这样的狠心,将他的新娘,独自丢在了他们的婚礼之上,受万人嘲弄……




视线模糊,徐自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此刻,她只能静静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还好,我不是一个人。


最艰难的时刻,还有一个小生命,陪伴着我,有你,我就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三年后,艳阳高照,正是夏日炎炎。


林氏大厦80层楼高耸入云,在阳光下,银色外表泛着光,照的人眼晕。


然而,外面三十几度的高温,正被隔热玻璃阻隔在外。


此时,办公室中被冷气吹的让人脊背发寒。


助理顾暖,和秘书章泯远,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徐自知,眼睛一下也不敢眨,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徐自知正拿着一份表皮花花绿绿的八卦杂志,上面,头条新闻照片醒目。


穿着精干的灰色西装的男人,侧脸被闪光灯照的煞白,昏暗的灯光下,他俊美高大的身影仿素描画一般,每一个线条都深邃深刻,丹凤眼邪肆,目光清冷寡淡。


而他身边的女人,原本并不小巧,在他巨大的气场下,也显得不足为道了。


徐自知一手拿着杂志,看了一眼,明眸闪动,却平静异常。


"角度拍的不错,摄影师名字是什么,抓拍的这么漂亮,下次请来试试咱们下期的杂志拍摄如何。"


顾暖跟章泯远可不敢把她的话当玩笑。


徐总作为公司公关部总监,向来说话说一不二。


只是,杂志上的特意做了装饰的大标题,更让人无法忽视。


"林氏集团总裁林絮,与娱乐圈小天后共度良宵。"


而众人都知道,林絮的妻子,就是坐在这里淡然的讨论着杂志照片画质问题的徐自知。


徐自知看着两个人笑笑,"别杵在这里了,林总闹出这么大新闻,公关部难道没的忙吗?下去吧,这件事就按照公关危机的常规处理就行了,以前怎么走的流程今天走一遍就是,你们又不是不会做,何必来请示我。"


其实她真的没什么事。


如果这事情放在三年前,就是放在两年前,她恐怕都会颤抖着看着照片,回去独自抱着酒瓶,借酒浇愁。


但是,过了三年了,还有什么不能习惯的?


人的热情,保质期真的没有那么久,再多的期望,三年的独守空闺,也已经让她彻底没了念想。




"徐自知,你成功了,但是这辈子,你恐怕要一个人适应独守空房的滋味了!"婚后他唯一一次近距离对她说话,就这么让她刻骨铭心。


他向来说话算话,三年来,果然是她一个人度过一千多个漫漫长夜。


今天杂志上的这一幕,这些年来又何止一次,习惯成自然,她用了三年来习惯他的羞辱,还有什么怒气可言?


"徐总说了,一切按照常规来做,不要开发布会刻意去解释,后天的新品发布不会受到影响,通知林总秘书林总照常参加,记者提问环节取消。"


顾暖跟了徐自知两年了,从刚开始不服这个年纪比她还小的总监,到现在,也已经心服口服。


徐自知在成长,她也跟着成长。


"林总,公关部的条文刚刚送来,公关部表示,按照流程,明天的新品发布会,您照常参加,不同回避。"秘书恭恭敬敬的低头,对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林絮说。


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听见声音,微微抬起头来,骨节分明的指尖扬起,接过了文件夹,那张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俊颜,平静如常,一目十行的扫过了那款条文,好看的眉头微微隆起。


"是徐自知写的流程?"


早已习惯了林总在对他的妻子直呼其名,秘书听到,只是平静的站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林总跟徐总感情一向不好,政商联姻之外,还有传言,说徐总当年正是借着怀孕一事,逼迫的林总跟正牌女友分道扬**,此后,徐总虽然跟林总结婚并生下孩子,但是,却让林总厌恶了三年。


否则,怎么林絮这样光明正大在外拈花惹草,而整个公司的人却都已经习以为常。


"不是的林总,顾助理请示后,徐总只是吩咐下面,按照正常流程进行,所以这个公关条文是顾助理写的。"


秘书一口一个徐总,回复的时候,口气里竟然还带着几分的佩服,这样的语气,让林絮漆黑的瞳孔更加深邃起来,看着秘书,目光幽深,带着几分探究。


"徐总?"


徐自知自从结婚后,被扔去了公关部,做个小部门总监,让她这辈子都没机会摸到林氏集团的中心来,这当年是他的手笔。


亲自处理他身边的各色女人,这不是她擅长的吗,而现在甚至应对他的绯闻,已经不用亲自上场了吗?


婚后,他唯一一次走进他们的婚房,他踢开婚房的门,看着徐自知穿着白色婚纱,坐在他们的婚床上,一脸满足的抚摸着她挺起的肚子,而他毫不客气的狠狠威胁了她。


她抬起头来,含着泪望着他,连个委屈的表情都不敢轻易的露出来,那个样子,本是让人怜惜,在他眼里,却是那么恶心,演戏,她怎么会委屈,怎么会害怕。


而在公司,他每次在总公司会议上,看着她只能坐在最外围,甚至看不清她的相貌,他心里报复的滋味让人满足。


秘书看见,林总那双越发让人猜不透情绪的眼睛,此刻如水潭幽深,却精光熠熠。

忽然,林絮起身,阔步向外走去,秘书只得快步跟上。

(未完待续)


阅读原文,阅读精彩后续


一个人时要坚强,泪水没肩膀依靠就昂头,没有谁比自己爱自己更实在


文章推荐

图片新闻

中电半年多赚26% 第二期股息0.61元

中电控股(0002)受惠澳洲及中国的电力业务大幅增长,截至6月底止中期股东应占溢利按年升25.84%,赚74.36亿元。第二期中期股息按年提高3.39%,每股派0.61元。瑞信认为,中电的中期业绩表现符合预期,但是派息的增幅较盈利增幅为低,估值欠吸引。

内地可考虑征税遏楼价
内地可考虑征税遏楼价
唐文龙咳嗽照肺医治70日变患鼻窦炎

唐文龙上月中在社交网上载X光片,他说:“人生面对最厉害的咳嗽、喉咙发炎,终于变成气管炎。照了‘肺’,医生说气管‘厚了’,要立即医治。”一星期后,他再看医生,情况好了不少,但未完全康复。至前晚他再上载另一张X光片及医疗报告,无奈表示医治了70日,才知道自己患上鼻窦炎。

《剑魂 6》公布系列老班底巨剑骑士“齐格菲”介绍影片
《剑魂 6》公布系列老班底巨剑骑士“齐格菲”介绍影片
马刺负巫师再伤阿域治
马刺负巫师再伤阿域治
NET在理财:供楼利息扣税教你悭到尽
NET在理财:供楼利息扣税教你悭到尽
《境界之诗 Tactics》传情大作战**开跑 全新五星角色“灵异女仆.夕雾”登场
《境界之诗 Tactics》传情大作战**开跑 全新五星角色“灵异女仆.夕雾”登场
【各散东西】同期????模绝迹娱圈
【各散东西】同期????模绝迹娱圈
Bob三个女齐扭抱唔知点算好
Bob三个女齐扭抱唔知点算好
名家足路:信巴塞[-1]剃“苏”
名家足路:信巴塞[-1]剃“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