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过..床,还怎么做朋友?

时间:2018-03-02

- 01 -

深夜。

梦苑。

偌大的客厅只留着一盏灯,我蜷在沙发上等着丈夫归来,在睡意席卷的那一刻。终是传来了开门的声响。

他又喝酒了。脚步微晃。高大挺拔的身躯躺在沙发上。

我端着醒酒茶想要喂他喝,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忽的拽住我的手腕,动作迅速的把我往沙发上一扯。高大精壮的身躯翻身而上,大力撕扯着我的衣服。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又是这样。

倏地。撕裂般的痛楚传来,我忍不住轻呼出声。想要往后退,腰却被他的大手牢牢锁住。

他眸光微醺。低沉沙哑道,"小梦,听话。"

小梦--

我和他结婚将近一年,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每一次喊出的都是我曾经闺蜜的名字。苏若梦。

他也从不亲吻我,就像……

哪怕他喊着他挚爱的女人。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他比任何人都清醒,我是林**一。不是苏若梦。他只不过是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我随着他的动作,突然觉得委屈极了。

面对着这个我固执的爱了九年的男人。我被难过和心酸无止尽的吞噬着。

他的动作戛然而止,目光狠厉的看向我,"你**哭什么?扫不扫兴?啊?"

我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颤抖,"你到底为什么娶我?你爱我么……"

他不知道,我喜欢了他九年,第一次遇见,他就如种子洒在我的心尖,一年又一年的扎根。

比他认识苏若梦,还要早。

我和苏若梦玩的很好,迫不及待的把勒瑾言介绍给她认识,我记得晚上回到宿舍,我还献宝似的问她,"怎么样怎么样?我真的好喜欢他。"

结果,我揣着的火热的心,被浇上一盆冷水,苏若梦和勒瑾言在一起了。

而我人生一切的变故,都是在那一刻开始。

所有的美好,粉碎在苏若梦到我家玩的那个寒假。

苏若梦被我爸爸强了,我妈妈接受不了,跳楼自杀了。

时至今日,我还是能清晰的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苏若梦哭的梨花带雨,我爸爸一脸的自责,我妈妈冰冷的尸体。

我无法承受,去了外省念大学。

一年前回来,阴差阳错进了勒瑾言的公司上班,在一次商业聚会后我们发生了关系,他说愿意娶我。

勒瑾言愿意娶我,这可能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让我开心的事情。

哪怕我知道他不爱我,我还是天真的想,只要我对他好,再冷的心也能被焐热啊。

结果我错了,他根本就没有心,他的心,早死在了苏若梦身上。

"为什么娶你?你心里没点数?"他声音沉缓,眸中皆是厌恶。

我呼吸一窒,在他目光里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感情。

我轻轻握住他的手臂,低声下气的说,"瑾言……那件事情我也很痛苦,我也不知道我爸爸怎么会……"

"你给我闭嘴!**,我倒是小看你了,做出那样的事情,还能和我装无辜!"

他眸光深邃,眼里是我没见过的恨,我却没有太听明白。

"我做什么事了?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也不愿意发生啊。"

我站在他的前面,只及至他的肩膀,没有丝毫气场,只是固执的望着他。

"你心里清楚,倘若不是你,我和小梦早就结婚了!"

他手指狠狠的捏住我的下颌骨,用力把我推倒在地,背脊骨撞上了茶几的角,我痛的直吸气。

他连头也没有回,迈着步子就要上楼,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 02 -

"离婚吧。"我说的很大声,为了压住自己的不舍。

我爱他,可以把命都给他。但是不愿意这样。在这样的婚姻和折磨里耗尽对他的感情。

回应我的。只有重重的关门声响。

我拼尽力气打出的拳头,好似落在了棉花上。

北城冬天的夜真的是很冷,窗外飘落的雪花明明是落在地面。却像洒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比这夜还要冷上几分。

我木然的在窗边坐了一宿。想等他起床,就去把离婚办了。

在天微微亮时接到了小姑的电话。我整个人都懵了。

急冲冲的套了件大衣,拿起勒瑾言随意丢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跑。

泪水不断的模糊着我的视线。幸好现在还很早,马路上几乎没什么车。

满脑子都是小姑那一句话在盘旋,"**爸住院了,医生说情况不太好,你快来看看吧。"

我回来一年多。一次也没有回过家,我爸爸的电话我从来都不接。他就算东打听西打听的找到我的住处,我也避而不见。

我恨他啊。恨他对苏若梦做出那种事情,恨他让我失去了妈妈。恨他毁了我的人生。

可是当小姑说出他病了的时候,我真的慌了,我好害怕。妈妈已经没了,要是再没了爸爸。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刹车啊!!"

车外的声音依稀传进我的耳朵,等反应过来时,还是晚了。

我把医院停车场的道闸给撞翻了,我急忙下车赔礼道歉,保安大叔拽着我叫赔钱。

我出门太着急,根本没带钱包,只好和他打商量,"大叔,我把车放在这儿,我爸爸住院了,我想先进去看看,行吗?"

"不行不行,这整个道闸都被你撞的稀烂,这车顶什么用啊?你跑了,我找谁要钱去?"保安大叔摆摆手,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勒瑾言听见这话估计得气死,新购置的帕拉梅拉还不如一道闸值钱。

我只好打电话给小姑,不过几分钟,她就从住院部过来了,让我赶紧去看爸爸,她来解决。

坐在电梯里,我有些犹豫,因为小姑说苏若梦在病房。

苏若梦家里都是农村人,总觉得女人的贞洁大过一切。当年的事情发生后,我妈妈都还未火化,他们一家人就闹到了殡仪馆,逼着我爸爸娶了苏若梦。

闺蜜成后妈,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可是我又怎么去怪她?她的一生,也毁了。

"叮",电梯开了,我到护士台问到了我爸在的病房,经过消防楼梯时,时隔多年未曾听过,但是又分外熟悉的声音隔着消防门隐约传来,我不由驻足。

这个楼层都是重症患者,安静得可怕,消防门后的声音很激动。

"我哥那就是个无底洞,我这些年都给了多少钱了,你没数过吗?少说得三百万吧?"

"我都说了我知道了,但是现在那老家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上哪要钱去啊?林家防我跟防贼似的!"

"勒瑾言?你还和我提他,我都后悔死了,要是当年他就能这么有钱,我至于给老家伙下药,爬上他的床?为了我哥,我一辈子都搭进来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

轰--

- 03 -

我的世界再次轰然崩塌,苏若梦的声音我怎么也是不会听错的,她还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

我忍不住的发抖。顾不得再去听她说什么。快步往病房走去。

我从小到大的依靠,此刻只能靠氧气管维持呼吸,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沉沉的昏睡着。

我迈着步子,艰难的走过去。握住爸爸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爸爸……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虽然小的时候。家里还没什么钱,但是爸爸总是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

后来家里有钱了,就更是如此,那件事发生之前,我都不曾因为钱去**心。

我从来不知道。钱原来也是个害人的东西,害得我家破人亡。

我对苏若梦愧疚了这么多年。结果一切都是拜她所赐,我恨得牙都快要咬碎了。

随着开门的声响。我回过神来,苏若梦回来了。

她看见我在。有几分诧异,又很快的换上了浅浅的笑容,"一一。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我将柔顺的长发捋到耳后,眸子微眯的打量着她。

她穿了件米白色的大衣。皮肤比以前还要好了,显然这些年过的很不错。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有些局促了,递了个苹果给我,"吃吗?"

我摇摇头,"我记得,读书的时候,我经常买很多苹果,然后装作吃不完,让你帮我吃。你知道吗?其实我最讨厌吃这个,但是你很喜欢吃。"

她的动作一愣,"我现在也不喜欢吃了。"

我挑了挑眉,"当然了,你现在有钱了,怕是早就吃腻了。"

她僵在原地,似乎不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她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听见她打电话。

我压根不敢去想,倘若我没有听见,也许一辈子都要蒙在鼓里了。

到死,也不明白。

"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也过的不好,当初我准备毕业就和瑾言结婚的,结果……我有时候都想死了算了。"

她说着,就哭了出来,好像真的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好想问问她,既然过的这么不好,当初为什么要费尽心思?

我脱口而出,"那你为什么不去?你**啊!"

我说的绝情,恨意让我几乎想要撕碎了她。

"怎么,怎么连你也这样说我……"她难过的望着我,打算把白莲花的角色演到底。

"对了,瑾言估计还没告诉你吧,我和他结婚了。"

我做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愕然的表情,我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开。

她可能已经打好了算盘,要是我爸不行了,她就赶紧投到薄瑾言的怀抱,真是可惜。

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曾经我们玩的是那样好。

说到底,我最该恨的就是自己,识人不清。

出了医院,寒风刺骨,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五,还得赶去上班。

正是上班高峰期,等了半个多钟才拦到的士,刚上车,薄瑾言的电话打了过来。

薄瑾言--

我愣了神,他恨了我这么多年,就算我把实情告诉他,他也不会信吧。

毕竟在他心里,苏若梦美好如初,我早已丑陋不堪。

突然对他失望透了,但他不泄气似的,连着打了七八通,这还是他头一次这样急着找我。

- 04 -

想着他也许真有什么事,我接通了。

他暴躁又带着急切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林**一。你**耳朵聋了啊?半天不接电话。撞车了?人没死吧?"

我一怔。对。把他的车撞成那样,保险公司肯定是联系他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说的很虚心。他那辆车的价格我大概知道,撞成那样。怕是要我大半年的工资了。

"维修费从你工资里扣。我经过人民医院,可以顺路带你。"

"经过还是特意?"我笑得灿烂。"我爸还躺在病床上,你就迫不及待的去找苏若梦了?"

他和苏若梦有联系。我一直都知道。

一想到我老公给我爸带绿帽,真特么的讽刺。

"你吃错药了?"他不可思议的质问。

他震惊是正常的,我之前就知道他和苏若梦有联系,但是由于对苏若梦的愧疚,我一直忍气吞声。

"对。我就是吃错药了。"我说完就撂了电话。

赶到公司还是迟到了,不过勒瑾言有一点很好。从来不在工作上找我麻烦,除了他的助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一连好多天,他又回到了夜不归宿的状态。在公司也很少见到。

也好,我还没想好怎么解决这件事,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

拆穿她?没人会信。至少勒瑾言不会。拆穿了又能怎么样?警察会管这种事么?不会。

不拆穿?难道我就要这样在怨恨中度过一生,看着苏若梦这个始作俑者快快活活么?绝不。

这天下班。我去医院看爸爸,帮他按摩着身体,他依旧在沉睡中。

准备离开时,小姑来了,脸上愁容密布。

她和我爸爸感情一向很好,打小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我也对她格外亲近,"小姑,您来了。"

她握住我的手拍了拍,"有个事,我找不到商量的人,**爸又这么昏睡不醒……"

小姑欲言又止,好像难以开口,我神色微凝,"什么事情?小姑,您别有顾虑,和我说吧。"

她轻叹了一口气,"润发可能会破产,现在资金链断了,供应商那边已经催了一个多月的货款了,他们要是不供货,润发很快就会倒闭,还有……"

"这,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么?"

"但凡有别的方法,小姑不会来和你说的,你和天承的总裁勒瑾言,关系还不错吧?你看看能不能找他先借一千万?等公司经营状况正常了,就立马还给他。"

我一愣,小姑怎么知道我认识勒瑾言?

很快,反应过来,上次我撞的是勒瑾言的车,后来是小姑去处理的。

我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我在心里再三纠结小姑的提议。

润发是我爸妈一手创办的食品公司,后来我妈走了,我爸就变得力不从心起来,重担落到了小姑的肩上。

我明白,要是润发也没了,那我爸也没什么念想了。

小姑说要尽快想办法筹钱,否则只能等破产或者被收购抵债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外面突然有动静传来,我心里更加忐忑,是他回来了。

我难以抉择,掀了被子想去找他,又觉得他不可能答应,我不过是送上门给他羞辱。

门"砰"的一声被猛力踹开,我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房门。

"瑾,瑾言。"

我以为他又喝醉了,下床过去扶他,走近后才发现,他身上没有一点酒味,只是眉眼透露着疲惫。

他面沉如水,眸光狠厉,死死的盯住我,犹如地狱出来的修罗。

我正想问他怎么了,他猛地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往后一推,用力将我压在墙壁上,"你和小梦说什么了?"

"我……咳,我没有,和她说什么啊。"我只觉得呼吸艰难,想要掰开他的手,他却纹丝不动。

我深深的感觉到,他恨不得杀了我。

他轻哼一声,手下的力气更重了,厉声问道,"你让她**?"

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医院,我是这么说了一句。

还没来得及辩解,勒瑾言低下头,呼吸间的热气打在我的脸上,一字一顿,"她要是死了,我让你陪葬。"

一字一句,如利剑扎在我的心尖。

我问,"苏若梦怎么了?"

"她自杀了,还在住院。"

我忽的笑出了声,"住院?她没死啊?"

我一点也不信她是真的自杀,那么不知廉耻的人,怎么可能因为我一句话就**。

他阴沉的脸上露出蚀骨的寒意,咬着牙道,"你**怎么这么贱?最应该**的人是你!"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好似**一样的,"勒瑾言,你知道她是我后妈,是你丈母娘吗?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你和她演情深义重的戏码,你们要不要脸啊?"

到最后,我无法控制的嘶吼了出来,也是在这刻,我对他不抱任何希望了。

"呵,脸?你当初给小梦喝下了药的水,把她送**爸的床,你要过脸?做了**-子还想立牌坊?!"

"什么药?我没有!她才是**-子!!勒瑾言,你就是个大**,被一个女人……"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他狠狠的踹到了地上,腹部剧烈的疼痛让我弓着腰,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冷汗不断的往外冒。

恍惚间,我感觉有股温热忽然从双腿间涌了出来,垂眸一看,便瞧见一片触目惊心的鲜血……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


文章推荐

图片新闻

佳兆业转赚32亿 恢复派息
佳兆业转赚32亿 恢复派息
红衣女举牌找孩子他爸?警方:造谣者恶搞 已被拘
红衣女举牌找孩子他爸?警方:造谣者恶搞 已被拘
Meet the mascots

Designed by Ryo Taniguchi, who graduated from Cabrillo College in California where he majored in art, these two digital, futuristic looking characters officially became the mascots (吉祥物) for the Tokyo 2020 Olympic Games and Paralympic Games after a publ

马伊P谈保护孩子怎么回事? 直播讲了什么?
马伊P谈保护孩子怎么回事? 直播讲了什么?
《返校》台湾团队赤烛游戏曝光开发中新作《还愿 DEVOTION》宣传图
《返校》台湾团队赤烛游戏曝光开发中新作《还愿 DEVOTION》宣传图
【TpGS 18】**游戏团队 Werold 新作《Going Down》将于电玩展首次曝光
【TpGS 18】**游戏团队 Werold 新作《Going Down》将于电玩展首次曝光
【各散东西】同期????模绝迹娱圈
【各散东西】同期????模绝迹娱圈
港银去年税前盈利升15%
港银去年税前盈利升15%
六盘上月申预售涉3,430伙
六盘上月申预售涉3,430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