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过..床,还怎么做朋友?

时间:2018-03-02

- 01 -

深夜。

梦苑。

偌大的客厅只留着一盏灯,我蜷在沙发上等着丈夫归来,在睡意席卷的那一刻。终是传来了开门的声响。

他又喝酒了。脚步微晃。高大挺拔的身躯躺在沙发上。

我端着醒酒茶想要喂他喝,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忽的拽住我的手腕,动作迅速的把我往沙发上一扯。高大精壮的身躯翻身而上,大力撕扯着我的衣服。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又是这样。

倏地。撕裂般的痛楚传来,我忍不住轻呼出声。想要往后退,腰却被他的大手牢牢锁住。

他眸光微醺。低沉沙哑道,"小梦,听话。"

小梦--

我和他结婚将近一年,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每一次喊出的都是我曾经闺蜜的名字。苏若梦。

他也从不亲吻我,就像……

哪怕他喊着他挚爱的女人。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他比任何人都清醒,我是林**一。不是苏若梦。他只不过是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我随着他的动作,突然觉得委屈极了。

面对着这个我固执的爱了九年的男人。我被难过和心酸无止尽的吞噬着。

他的动作戛然而止,目光狠厉的看向我,"你**哭什么?扫不扫兴?啊?"

我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颤抖,"你到底为什么娶我?你爱我么……"

他不知道,我喜欢了他九年,第一次遇见,他就如种子洒在我的心尖,一年又一年的扎根。

比他认识苏若梦,还要早。

我和苏若梦玩的很好,迫不及待的把勒瑾言介绍给她认识,我记得晚上回到宿舍,我还献宝似的问她,"怎么样怎么样?我真的好喜欢他。"

结果,我揣着的火热的心,被浇上一盆冷水,苏若梦和勒瑾言在一起了。

而我人生一切的变故,都是在那一刻开始。

所有的美好,粉碎在苏若梦到我家玩的那个寒假。

苏若梦被我爸爸强了,我妈妈接受不了,跳楼自杀了。

时至今日,我还是能清晰的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苏若梦哭的梨花带雨,我爸爸一脸的自责,我妈妈冰冷的尸体。

我无法承受,去了外省念大学。

一年前回来,阴差阳错进了勒瑾言的公司上班,在一次商业聚会后我们发生了关系,他说愿意娶我。

勒瑾言愿意娶我,这可能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让我开心的事情。

哪怕我知道他不爱我,我还是天真的想,只要我对他好,再冷的心也能被焐热啊。

结果我错了,他根本就没有心,他的心,早死在了苏若梦身上。

"为什么娶你?你心里没点数?"他声音沉缓,眸中皆是厌恶。

我呼吸一窒,在他目光里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感情。

我轻轻握住他的手臂,低声下气的说,"瑾言……那件事情我也很痛苦,我也不知道我爸爸怎么会……"

"你给我闭嘴!**,我倒是小看你了,做出那样的事情,还能和我装无辜!"

他眸光深邃,眼里是我没见过的恨,我却没有太听明白。

"我做什么事了?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也不愿意发生啊。"

我站在他的前面,只及至他的肩膀,没有丝毫气场,只是固执的望着他。

"你心里清楚,倘若不是你,我和小梦早就结婚了!"

他手指狠狠的捏住我的下颌骨,用力把我推倒在地,背脊骨撞上了茶几的角,我痛的直吸气。

他连头也没有回,迈着步子就要上楼,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 02 -

"离婚吧。"我说的很大声,为了压住自己的不舍。

我爱他,可以把命都给他。但是不愿意这样。在这样的婚姻和折磨里耗尽对他的感情。

回应我的。只有重重的关门声响。

我拼尽力气打出的拳头,好似落在了棉花上。

北城冬天的夜真的是很冷,窗外飘落的雪花明明是落在地面。却像洒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比这夜还要冷上几分。

我木然的在窗边坐了一宿。想等他起床,就去把离婚办了。

在天微微亮时接到了小姑的电话。我整个人都懵了。

急冲冲的套了件大衣,拿起勒瑾言随意丢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往外跑。

泪水不断的模糊着我的视线。幸好现在还很早,马路上几乎没什么车。

满脑子都是小姑那一句话在盘旋,"**爸住院了,医生说情况不太好,你快来看看吧。"

我回来一年多。一次也没有回过家,我爸爸的电话我从来都不接。他就算东打听西打听的找到我的住处,我也避而不见。

我恨他啊。恨他对苏若梦做出那种事情,恨他让我失去了妈妈。恨他毁了我的人生。

可是当小姑说出他病了的时候,我真的慌了,我好害怕。妈妈已经没了,要是再没了爸爸。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刹车啊!!"

车外的声音依稀传进我的耳朵,等反应过来时,还是晚了。

我把医院停车场的道闸给撞翻了,我急忙下车赔礼道歉,保安大叔拽着我叫赔钱。

我出门太着急,根本没带钱包,只好和他打商量,"大叔,我把车放在这儿,我爸爸住院了,我想先进去看看,行吗?"

"不行不行,这整个道闸都被你撞的稀烂,这车顶什么用啊?你跑了,我找谁要钱去?"保安大叔摆摆手,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勒瑾言听见这话估计得气死,新购置的帕拉梅拉还不如一道闸值钱。

我只好打电话给小姑,不过几分钟,她就从住院部过来了,让我赶紧去看爸爸,她来解决。

坐在电梯里,我有些犹豫,因为小姑说苏若梦在病房。

苏若梦家里都是农村人,总觉得女人的贞洁大过一切。当年的事情发生后,我妈妈都还未火化,他们一家人就闹到了殡仪馆,逼着我爸爸娶了苏若梦。

闺蜜成后妈,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可是我又怎么去怪她?她的一生,也毁了。

"叮",电梯开了,我到护士台问到了我爸在的病房,经过消防楼梯时,时隔多年未曾听过,但是又分外熟悉的声音隔着消防门隐约传来,我不由驻足。

这个楼层都是重症患者,安静得可怕,消防门后的声音很激动。

"我哥那就是个无底洞,我这些年都给了多少钱了,你没数过吗?少说得三百万吧?"

"我都说了我知道了,但是现在那老家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上哪要钱去啊?林家防我跟防贼似的!"

"勒瑾言?你还和我提他,我都后悔死了,要是当年他就能这么有钱,我至于给老家伙下药,爬上他的床?为了我哥,我一辈子都搭进来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

轰--

- 03 -

我的世界再次轰然崩塌,苏若梦的声音我怎么也是不会听错的,她还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

我忍不住的发抖。顾不得再去听她说什么。快步往病房走去。

我从小到大的依靠,此刻只能靠氧气管维持呼吸,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沉沉的昏睡着。

我迈着步子,艰难的走过去。握住爸爸的手。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爸爸……爸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虽然小的时候。家里还没什么钱,但是爸爸总是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

后来家里有钱了,就更是如此,那件事发生之前,我都不曾因为钱去**心。

我从来不知道。钱原来也是个害人的东西,害得我家破人亡。

我对苏若梦愧疚了这么多年。结果一切都是拜她所赐,我恨得牙都快要咬碎了。

随着开门的声响。我回过神来,苏若梦回来了。

她看见我在。有几分诧异,又很快的换上了浅浅的笑容,"一一。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我将柔顺的长发捋到耳后,眸子微眯的打量着她。

她穿了件米白色的大衣。皮肤比以前还要好了,显然这些年过的很不错。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有些局促了,递了个苹果给我,"吃吗?"

我摇摇头,"我记得,读书的时候,我经常买很多苹果,然后装作吃不完,让你帮我吃。你知道吗?其实我最讨厌吃这个,但是你很喜欢吃。"

她的动作一愣,"我现在也不喜欢吃了。"

我挑了挑眉,"当然了,你现在有钱了,怕是早就吃腻了。"

她僵在原地,似乎不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她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听见她打电话。

我压根不敢去想,倘若我没有听见,也许一辈子都要蒙在鼓里了。

到死,也不明白。

"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也过的不好,当初我准备毕业就和瑾言结婚的,结果……我有时候都想死了算了。"

她说着,就哭了出来,好像真的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好想问问她,既然过的这么不好,当初为什么要费尽心思?

我脱口而出,"那你为什么不去?你**啊!"

我说的绝情,恨意让我几乎想要撕碎了她。

"怎么,怎么连你也这样说我……"她难过的望着我,打算把白莲花的角色演到底。

"对了,瑾言估计还没告诉你吧,我和他结婚了。"

我做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愕然的表情,我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开。

她可能已经打好了算盘,要是我爸不行了,她就赶紧投到薄瑾言的怀抱,真是可惜。

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曾经我们玩的是那样好。

说到底,我最该恨的就是自己,识人不清。

出了医院,寒风刺骨,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五,还得赶去上班。

正是上班高峰期,等了半个多钟才拦到的士,刚上车,薄瑾言的电话打了过来。

薄瑾言--

我愣了神,他恨了我这么多年,就算我把实情告诉他,他也不会信吧。

毕竟在他心里,苏若梦美好如初,我早已丑陋不堪。

突然对他失望透了,但他不泄气似的,连着打了七八通,这还是他头一次这样急着找我。

- 04 -

想着他也许真有什么事,我接通了。

他暴躁又带着急切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林**一。你**耳朵聋了啊?半天不接电话。撞车了?人没死吧?"

我一怔。对。把他的车撞成那样,保险公司肯定是联系他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说的很虚心。他那辆车的价格我大概知道,撞成那样。怕是要我大半年的工资了。

"维修费从你工资里扣。我经过人民医院,可以顺路带你。"

"经过还是特意?"我笑得灿烂。"我爸还躺在病床上,你就迫不及待的去找苏若梦了?"

他和苏若梦有联系。我一直都知道。

一想到我老公给我爸带绿帽,真特么的讽刺。

"你吃错药了?"他不可思议的质问。

他震惊是正常的,我之前就知道他和苏若梦有联系,但是由于对苏若梦的愧疚,我一直忍气吞声。

"对。我就是吃错药了。"我说完就撂了电话。

赶到公司还是迟到了,不过勒瑾言有一点很好。从来不在工作上找我麻烦,除了他的助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一连好多天,他又回到了夜不归宿的状态。在公司也很少见到。

也好,我还没想好怎么解决这件事,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

拆穿她?没人会信。至少勒瑾言不会。拆穿了又能怎么样?警察会管这种事么?不会。

不拆穿?难道我就要这样在怨恨中度过一生,看着苏若梦这个始作俑者快快活活么?绝不。

这天下班。我去医院看爸爸,帮他按摩着身体,他依旧在沉睡中。

准备离开时,小姑来了,脸上愁容密布。

她和我爸爸感情一向很好,打小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的对待,我也对她格外亲近,"小姑,您来了。"

她握住我的手拍了拍,"有个事,我找不到商量的人,**爸又这么昏睡不醒……"

小姑欲言又止,好像难以开口,我神色微凝,"什么事情?小姑,您别有顾虑,和我说吧。"

她轻叹了一口气,"润发可能会破产,现在资金链断了,供应商那边已经催了一个多月的货款了,他们要是不供货,润发很快就会倒闭,还有……"

"这,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么?"

"但凡有别的方法,小姑不会来和你说的,你和天承的总裁勒瑾言,关系还不错吧?你看看能不能找他先借一千万?等公司经营状况正常了,就立马还给他。"

我一愣,小姑怎么知道我认识勒瑾言?

很快,反应过来,上次我撞的是勒瑾言的车,后来是小姑去处理的。

我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我在心里再三纠结小姑的提议。

润发是我爸妈一手创办的食品公司,后来我妈走了,我爸就变得力不从心起来,重担落到了小姑的肩上。

我明白,要是润发也没了,那我爸也没什么念想了。

小姑说要尽快想办法筹钱,否则只能等破产或者被收购抵债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外面突然有动静传来,我心里更加忐忑,是他回来了。

我难以抉择,掀了被子想去找他,又觉得他不可能答应,我不过是送上门给他羞辱。

门"砰"的一声被猛力踹开,我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房门。

"瑾,瑾言。"

我以为他又喝醉了,下床过去扶他,走近后才发现,他身上没有一点酒味,只是眉眼透露着疲惫。

他面沉如水,眸光狠厉,死死的盯住我,犹如地狱出来的修罗。

我正想问他怎么了,他猛地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往后一推,用力将我压在墙壁上,"你和小梦说什么了?"

"我……咳,我没有,和她说什么啊。"我只觉得呼吸艰难,想要掰开他的手,他却纹丝不动。

我深深的感觉到,他恨不得杀了我。

他轻哼一声,手下的力气更重了,厉声问道,"你让她**?"

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医院,我是这么说了一句。

还没来得及辩解,勒瑾言低下头,呼吸间的热气打在我的脸上,一字一顿,"她要是死了,我让你陪葬。"

一字一句,如利剑扎在我的心尖。

我问,"苏若梦怎么了?"

"她自杀了,还在住院。"

我忽的笑出了声,"住院?她没死啊?"

我一点也不信她是真的自杀,那么不知廉耻的人,怎么可能因为我一句话就**。

他阴沉的脸上露出蚀骨的寒意,咬着牙道,"你**怎么这么贱?最应该**的人是你!"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好似**一样的,"勒瑾言,你知道她是我后妈,是你丈母娘吗?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你和她演情深义重的戏码,你们要不要脸啊?"

到最后,我无法控制的嘶吼了出来,也是在这刻,我对他不抱任何希望了。

"呵,脸?你当初给小梦喝下了药的水,把她送**爸的床,你要过脸?做了**-子还想立牌坊?!"

"什么药?我没有!她才是**-子!!勒瑾言,你就是个大**,被一个女人……"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他狠狠的踹到了地上,腹部剧烈的疼痛让我弓着腰,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冷汗不断的往外冒。

恍惚间,我感觉有股温热忽然从双腿间涌了出来,垂眸一看,便瞧见一片触目惊心的鲜血……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


文章推荐

图片新闻

韩饭堂 宋慧乔 消脂玩叔嫂恋 尪令朴宝剑enjoy
韩饭堂 宋慧乔 消脂玩叔嫂恋 尪令朴宝剑enjoy
《Final Fantasy XIV》4.5 版更新“英雄安魂曲”将于明年 1 月上旬和 3 月下旬分两部实装
《Final Fantasy XIV》4.5 版更新“英雄安魂曲”将于明年 1 月上旬和 3 月下旬分两部实装
《圣火降魔录 英雄云集》改版加入“飞空城”!外传地图“浮云、朝露”同步开放
《圣火降魔录 英雄云集》改版加入“飞空城”!外传地图“浮云、朝露”同步开放
陈炜主动出击识男仔
陈炜主动出击识男仔
学习重点﹕孝道精神

《韩诗外传》有云:“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树想要静止,风却不停地刮动它的枝叶,好比人子希望尽孝时,父母却已经亡故。《论语‧里仁》亦言:“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孔子认为孝顺的儿女必须紧记父母的年龄,一方面为父母长寿而高兴,因仍可孝敬他们,一家得以共享天伦之乐;另一方面,也会因父母年岁渐长而忧虑,惧怕他们健康趋坏,彼此相聚的时日无多。正如龙应台在〈此生唯一能给的〉所说:“生命从不等候。”所以为人子女者,要珍惜与父母相处的时光,把握机会孝顺父母。

【听歌统计】70后最爱歌手竟然系佢? 听张敬轩都已经系老饼
【听歌统计】70后最爱歌手竟然系佢? 听张敬轩都已经系老饼
高校2元烤扇贝 这扇贝为啥卖这么便宜
高校2元烤扇贝 这扇贝为啥卖这么便宜
文凭试考生调查﹕父母教育高 子女较少抱佛脚

中学文凭试(DSE)首个核心科目笔试下月开考,有机构访问近5000名应届考生,逾八成指压力大,当中“Band 1学生”表示压力大的比例较其他组别学生略高,调查亦发现父母教育程度较高的学生,有较多比例会花4个月或以上时间准备考试。

锺嘉欣成功追第二胎 老公兴奋漏口风
锺嘉欣成功追第二胎 老公兴奋漏口风
油股炒上 大行嗌入货
油股炒上 大行嗌入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