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手札:80万公屋封顶系一个笑话

时间:2017-11-05

林郑失言,不小心提出80万公屋封顶论,距离现时76万出租公屋只差4万。追究80万这个数点计出嚟,公屋是否封顶是无意义,因为这明显是一次口若悬河,口快快唔小心讲错。不过时间系唔等人,言论一出,媒体和政客,包括建制阵营,都好像鲨鱼见血,一窝蜂冲出去狂攻,林郑惨变箭猪。
最无奈的可能系陈帆局长,要面对泛民建制两阵营围插,明明系运房局的他,霎时政制事务局人肉录音机上身,答一些似有还无、模棱两可的答案。虽然佢系官场金句王,但他的答案充份表现出一个打工仔的无奈,因为老板信口雌黄,结果佢要帮老板孭镬,而事实上佢都唔明点解老板无啦啦要讲呢啲。睇嚟今次灵魂要游走的,是他。

亲手粉碎置业阶梯

80万公屋封顶既**不正确,民生亦不正确。公屋需求殷切,只加多4万就封顶,一定唔足够,意识形态近乎社会福利**的政客,亦一定围住你嚟追打。何况这项政策看似未经讨论、咨询,数字也不知从何而来,亦不符合一般行政方式。所以,林郑根本无得唔道歉,这个公关灾难实太离奇。更何况,这跟林郑竞选方针提过的房屋政策和最新的施政报告,是100%不符合。
林郑的房屋政策,常提到一个概念,叫“重建置业阶梯”。何谓置业阶梯?就是先增加出租公屋供应,满足一般基层的居住需求,然后就是绿置居计划,引公屋租户或公屋富户买楼,走上置业之路。同一时间,也增加居屋供应,又有“白居二”之类的政策,让人走上置业路。
换言之,这是层递式的上进,一步一步由居住需求改成置业需求的概念演进。如果林郑容许公屋80万封顶,就是亲手粉碎置业阶梯,亦即是自打嘴巴,推倒自己过往强推的房屋政策核心理念。好简单,行楼梯都系一级一级上,如果公屋封了顶,即系第一级楼梯无左,咁点上第二、第三级?我跳上去,定飞上去呀?
置业阶梯系一个几资本色彩浓烈的概念,因为这个概念的本质是把楼看成资本,先满足相对“刚性”(我很讨厌这个非正规经济学用字,但太多人用,故妄用之)的住屋需求,然后再过渡到置业需求。住屋需求,是社会、民生问题,但置业不是,置业是买楼上车,除了自用之外,本质上涉及保本甚至投资、投机的概念,因为楼价升值也意味自己财富上升,这是一个理财级别的问题。政客讲房屋问题,多是只注重前者,或者前者、后者混为一谈。不过一般人心态不难推测,满足了住屋需求后,自然会想细屋换大屋,大屋换大大屋;公屋租户也会想转质素高一点的居屋,再换私楼、豪宅等。要讲置业阶梯,就不能忘记呢一个概念慨本质。
正常人会想得通呢个概念,但**人不敢宣之于口,因为鼓励投机、投资,从来都不是容易推销的。或者咁讲,由公屋80万封顶论到置业阶梯慨讨论,从头到尾都系一个笑话。

浑水
专业投资者、上市公司执行董事、90后
http://fb.com/muddydirtyw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