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篇章﹕〈不老的山田:浮世之镜〉 - 张文光

时间:2018-01-26

导演山田洋次
经典电影系列《男人之苦》,一直拍到四十八集,直至主角渥美清离世为止。

(第1段)山田洋次八十五岁了,创作依然旺盛。

(第2段)拍过向小津安二郎致敬的《东京家族》,转入日本现代家庭的题材,以喜剧形式拍了《嫲烦家族》,如今已拍至《嫲烦家族2》了。

(第3段)熟悉山田洋次的观众,自然想起他的经典系列《男人之苦》,一直拍到四十八集,扮演寅次郎的渥美清逝世为止。

(第4段)影迷仍然怀念寅次郎:一生求爱,一生失恋,一生流浪。每一次流浪,总有一场单恋;每一次失恋,总会返回故乡;每一次回乡,总与家人吵架;每一次吵架,主题音乐响起,告别了妹妹樱花,再次带着旧皮箱,离开东京柴又的老家,出走天涯。

(第5段)不断重现的情节,影迷已心知肚明,只是换了漂亮的女主角,吸引影迷一集一集的追下去,笑声不断,带着天真和人情,像永远孤独的浪人,走向唏嘘的远方。

(第6段)岁月不留人,渥美清逝世了,电影的寅次郎故乡:东京柴又,设立了纪念馆。离世二十多年了,影迷仍远道而来,到柴又纪念老朋友渥美清。

(第7段)旅人刚踏出柴又火车站,便看到寅次郎的铜像:不搭调的西装和拖鞋,吊儿郎当地挽着皮箱,回望故乡的街道,有点不舍,但又要前往远方。

(第8段)沿着柴又曲折的街道,可经过所有寅次郎生活的地方:家庭、商店、邻舍、寺庙、江户川的河堤。河边的大草地,是寅次郎卧看浮云流水、发白日梦的地方。

(第9段)如今,江户川畔已建了寅次郎纪念馆,摆设了电影的场景、剧照和道具。最有趣的是,每一个让寅次郎陷入单恋的美丽女子,影像都印在墙上,成为岁月的回忆。

(第10段)人们常说,山田洋次是庶民导演,喜剧《男人之苦》是他的代表作。然而,山田洋次只希望,他的电影给观众带来娱乐,他说:“让头脑不怎样高明的知识分子笑,其实很简单;但逗那些一辈子脚踏实地、认真做事过活的人笑,却不是容易的事。”

(第11段)寅次郎所以让庶民欢喜,是他赤子之心和淳朴的脸,时而任性,时而闯祸,时而自卑,时而自大,像浮世的一面镜子,照见人间的自由和美善。

(第12段)但《男人之苦》已走向终章,忽然有《嫲烦家族》重新出发,山田洋次的影迷怎不惊喜,等待一年一度的东京物语。

(第13段)山田洋次的电影,常带有人间的情义。很多年前,他在《只想拍电影的人》说:“艺术应该让人心胸开阔、心情舒畅,可以看得更宽广、更高远的东西。”

(第14段)他是晚熟的导演,年纪愈大,对家庭的关切愈深,这大抵是《东京家族》之后,接连拍《嫲烦家族》的原因。

(第15段)《嫲烦家族2》三代同堂,偶有摩擦和争执,背后仍有亲情和爱,相较电影里凄清的独居老人,已是极大的幸福。

(第16段)电影笑声过后,很快**为独居老人的孤单,带出日本常见的孤独死。曾在东京生活的中国作家**我,写了一篇文章〈孤独死〉,描述他搬过几个住处,都有孤独老人的邻居,过着清冷的生活,独自走到生命的尽头,有时死去了一段日子,邻居和亲人都不知道。

(第17段)**我感慨万千:“即使美好的社会,老人也是一个残酷的存在。”

(第18段)孤独的痛苦不在于死,而是人生的孤单,山田洋次的电影,笑声背后是独居老者的悲哀,如山般重,如海般深。

(〈不老的山田上、下〉,刊于《》副刊“三言堂”专栏,2017年6月22日及25日)

(为设题之便,本文有所删节,段落安排亦有变动)

■阅读材料简介

本篇阅读材料介绍著名日本电影导演山田洋次。介绍名人,自然要抓紧名人的身份、成就。山田洋次是名导演,当然要介绍其名作,这点毋庸置议,但山田的名作不少,若逐一介绍,文章易写成“流水账”,读来烦琐。作者张文光先生举重若轻,撷取山田电影的特点,介绍两个系列──既有共同之处,亦有变化、发展──以小见大,即使读者未看过山田作品,亦可从文章窥见山田电影的风格与成就。

■学习要点

“叙事观点”与“视点转换”

叙(同“叙”)事有“叙事者”,有“叙事者”就有“叙事观点”。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咸亨酒店里当伙计,掌柜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长衫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短衣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掌柜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鲁迅《孔乙己》

上述引文出自不少同学熟识的《孔乙己》。叙述孔乙己的“叙事者”是故事中的小伙计,故事中的“我”,采第一身的“叙事观点”叙事。“叙事观点”依“形态”区分有:全知(神知)、旁知;依“人称角度”则可分为:第一人称、第二人称与第三人称。

“全知”即“无所不知”;“叙事者”可以知悉事件的来龙去脉,故事中人物的内心世界,让读者可以用“全景”方式,看透事情的一切。“旁知”就是借助故事中某个人物的感官、心理叙述故事,让读者代入“叙事者” 去认识故事。上引文《孔乙己》就是用“旁知”观点写成的。

理论上“叙事者”在故事中出现时,总离不开以第一(我)、第二(你)、第三(他)三种“人称”形式出现,但事实上以“你”叙事者方式写成的文章并不多;一般读者看以这种人称写成的作品,容易有很“别扭”的感觉:文章像硬把所见套在读者身上。

“叙事观点”既有上述变化,作者有时便会运用这些变化叙述故事,务求营造不同的写作效果。本篇阅读材料也运用了“视点转换”,使文章写得生动、可信。

图:资料图片、网上图片

[语文同乐 第296期]


图片新闻

【E3 18】《汤姆克兰西:全境封锁 2》释出宣传及实机试玩 预定 2019 年上市
【E3 18】《汤姆克兰西:全境封锁 2》释出宣传及实机试玩 预定 2019 年上市
北区车位王 冲上两球
北区车位王 冲上两球
梦想墨演四宝呃Like呃到爆点击
梦想墨演四宝呃Like呃到爆点击
规划情报﹕科大首办生物奥林匹克

读生物科最痛苦莫过于要背诵大量名词及理论,但要学好生物科不止“死记硬背”一途。香港科技大学于2017年10月起举办首届香港联校生物奥林匹克比赛(HKJSBO),有400名来自60间中学的中四、中五生参加。比赛共有3个阶段,每阶段均设有由不同院校导师教授的生物相关课堂,着重训练学生的逻辑思维,题目涉及动物行为学、分子生理学等范畴。负责统筹试题的中大课程与教学学系助理教授刘国智表示,“背书”在文凭试生物科可获一定成绩,但应考比赛试题“靠背书,一条都不懂答”。参与比赛的圣言中学中五生何政霖指出,大部分题目有

Edison跪地贺囡囡满一岁
Edison跪地贺囡囡满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