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 18】《漆弹大作战》主角原本是兔子!谈论在化身为花枝之前的曲折过程

时间:2018-03-29

image
登台的花枝研究所研究员野上恒,穿着一身白衣主持讲座
  《漆弹大作战(スプラトゥーン)》系列,是在 Wii U 晚期有如彗星划过天空一般闪亮登场,到现在已经成长为任天堂招牌之一的作品。特别是在 2017 年 7 月发售的《漆弹大作战 2》,为发售首年的 Nintendo Switch 主机销量有极大贡献,应该是许多玩家还记忆犹新的事迹。
  由任天堂野上恒亲自主持,谈论这款超人气系列作品诞生秘辛,备受众人瞩目的讲座“Inventing a Stylish Franchise with Global Appeal”(如何做出一款能打动全球玩家的流行之作),以下就要为大家带来**报导。
  • 【GDC 18】《漆弹大作战》主角原本是兔子!谈论在化身为花枝之前的曲折过程

《漆弹大作战》诞生秘辛

  根据野上恒在讲座上的说明,在 Wii U 发售的《漆弹大作战》(以下称为初代《漆弹大作战》),其实并不是打从一开始就是以大家看到的最后完成品为目标在开发。最早从由一个“不受现有游戏类型限制,创造出全新种类游戏”的专案开始。
  • 【GDC 18】《漆弹大作战》主角原本是兔子!谈论在化身为花枝之前的曲折过程
  然后和专案小组成员募集各式各样不同的点子,在其中有个想法被众多成员觉得“好像很有趣”,于是就以其为基础开始制作游戏原型。
  这个点子是“在迷宫里面分成两队不同队伍,以白色和黑色墨水来喷洒在迷宫里,最后比较双方所占阵地大小,同时也可以使用墨水来打倒敌人”。
  因为是非常初期的游戏原型,所以并不存在角色和世界观等设定,玩家是**纵看似“豆腐”的立方体来行动,单就画面来说是相当朴素。台上称这为“豆腐原型”,称为“《漆弹大作战》原始版”似乎也很合理。
  • 【GDC 18】《漆弹大作战》主角原本是兔子!谈论在化身为花枝之前的曲折过程
  • 【GDC 18】《漆弹大作战》主角原本是兔子!谈论在化身为花枝之前的曲折过程
  在“攻击时立体化,移动时会化为平面高速移动”、“在敌阵上移动速度会降低”等等游戏概念,在这时似乎就已经加入游戏当中,于是对于这个豆腐原型可以感受到“全新趣味性”的开发小组,就决定开始制作最终成品。
  • 【GDC 18】《漆弹大作战》主角原本是兔子!谈论在化身为花枝之前的曲折过程
  只不过开发小组马上就碰上第一个障碍。
  那就是作为游戏的确是很有趣,但是“能变身成人型”、“潜入墨水中就会平面化”,能够配合这两种设定的角色和世界观,在开发初期令大家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野上恒在台上揭露“其实在一开始开发的时候,初期《漆弹大作战》是使用兔子为玩家角色”。只不过这在公司内部成为争论的对象,似乎有许多玩过游戏原型的同事质问“虽然很有趣,但为什么是兔子?”
        于是开发小组觉得“游戏概念和世界观有所偏离”,因此重新开始检讨“玩家角色使用兔子”这个提案。重新整理一次玩家角色的特性和游戏概念,重从开始提出全新构想。
          但这似乎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在这个阶段当中,产生了许许多多不同的角色与世界观提案。
            直到有一天,开发小组把“潜入墨水当中的高速移动行为”,这个概念替换成“在墨水里面游泳”之后,就在这一瞬间,大家就好像是得到天启一样,所有设计方案都开始成形。
              没错,花枝们就这样诞生了。
              同时也产生“变成花枝外形在墨水中游泳”这个行动的必然性,“击出墨水”的行动也一样,可以从花枝会“喷吐墨汁”的习性来解释。
                渡过这个阶段之后,制作世界观的进度就如同飞也似地。
                因为已经决定玩家角色是花枝种族,所以开发小组们自然就有人提出,以“各式海产”来建构《漆弹大作战》的世界这种点子,让游戏世界观的深度顺利增加。
                  比如说在花枝战士们互相斗争的战斗会场(关卡)里播放的背景音乐,有人提出“这是在花枝世界里,年轻人之间很流行的热门乐曲”这种点子之后,美术小组就开始着手这乐团的各个成员设定甚至是专辑封面,音乐小组自然也不落人后,构想出“在这个花枝世界里有好几个不同的乐团……”,并且在特别注意到各个乐团不同风格的前提下开始作曲。
                    《漆弹大作战》明明是一款全新系列作品,但是却能让人感觉拥有“好像是本来就已经存在一样,十分有说服力的世界观”,正是因为开发小组成员同心协力,以大家提出来的各种点子,建构起一个非常深度的世界观。
                    根据野上恒表示,就像这样的《漆弹大作战》一样,“一面制作游戏,一面由开发小组成员各自提出不同点子,在开发的同时让作品有所成长”,这种作风其实就任天堂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少见的事情。

                    在《漆弹大作战》中加入“让人不会厌烦的工夫”

                      《漆弹大作战》基本内容就这样完成了,但本作因为是一款以网络连线对战为主轴的竞技型游戏,所以如果在上市以后,玩家没有持续游玩下去,那作为一款游戏的寿命也就到此为止。
                      这是过去的任天堂游戏作品里,比较少会碰到的问题,所以开发小组也就必须要提出,能够让各个玩家的心都留在《漆弹大作战》里面的方法。
                      而在这时所采用的方针之一,就是定期推出武器和关卡等游戏内容。
                      如果在一开始就推出所有武器和关卡,那有些内容可能就会被玩家忽略。但如果是在上市后才一点一点推出,定期对玩家提供全新的体验,那就有可能维持玩家对于游戏的关注程度。
                        另一个方针则是“祭典”。
                        在《漆弹大作战》当中,提到祭典,那当然就是先提出“你喜欢美奶兹还是蕃茄酱”,这种很普通的二选一问题,并且把玩家依照其回答分成两大派阀,在一定其间内进行对抗战,然后依照得票率和派阀对战的胜率,来断判哪一个回答派获得优势的游戏**。
                          这个祭典,通常会在周末假日时举办,所以成功让《漆弹大作战》的玩家们,定期关心和游戏有关的话题。另外这个二选一的问题,也在同时超越了《漆弹大作战》这款游戏的限制,常常会扩散在外部社群网站上,所以也能够对于《漆弹大作战》游戏社群以外的群体,起了一定的宣传作用。
                          这时野上恒在台上公开了一份很有趣的资料。那就是初代《漆弹大作战》和《漆弹大作战 2》的**玩家数量推演。
                          初代《漆弹大作战》是在 2015 年 5 月发售,《漆弹大作战 2》是在 2017 年 7 月发售,所以在这之间有两年两个月之久的间隔,只不过这次拿出来的资料,则是无视发售年份的差距,以每月为单位来记录人数变化。
                            第一眼就看得出来,《2》代的**玩家人口从一开始就超越初代。从这张图表上可以发现,初代的玩家可以说是直接就转移到《2》,并且同时还获得了许多全新玩家进场。
                            在年底年初的时机会看到**玩家人口大增,想必也不需要说明理由为何了吧,当然就是因为圣诞节假期商战的影响。
                              在仔细观察后,还会发现每隔一段期间就会有**玩家人口突然瞬间提升,图面可以说是呈现“梳子状”,根据野上恒的分析,这其实是因为玩家人口在周末会增加,同时和前面提到的祭典是在周末举办有强烈的关联性。
                                附带一提,野上恒还在台上提到“只有《漆弹大作战 2》,在 10 月底到 11 月间的**玩家人口数有奇妙的降低趋势,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超级玛利欧 奥德赛(スーパーマリオ オデッセイ)》发售,所以大家都换游戏的关系呢”,让会场上传来许多笑声。

                                开发小组为《漆弹大作战 2》做了些什么

                                  接着野上恒在台上回顾《漆弹大作战 2》的开发专案。
                                  游戏开发似乎是在 Nintendo Switch 主机发售前,还在制作初代《漆弹大作战》更新内容时就已经开跑。
                                    开发小组因为《漆弹大作战》其以对战为主轴的游戏概念,和同时兼具了掌上型主机与家用主机两种不同特性的 Nintendo Switch 主机概念能互相配合的关系,所以认为这样一定能让游戏更加有趣。这是因为玩家在家的时候不管是在房间还是客厅,都能轻松享受网络连线对战,而且也能够带出门和朋友一起透过面连热热闹闹打上一场的关系。
                                      因为 Nintendo Switch 和 Wii U 使用者界面大不相同,所以开发小组必定是要变更游戏画面配置和**作方法,只不过对于开发小组来说,这似乎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靠着不断开会商量和持续最佳化就顺利解决。
                                        在初代《漆弹大作战》当中就有采用,能更深入挖掘游戏世界观的单机游戏模式“英雄模式(ヒーローモード)”,在最新作中也有加入。
                                        这是由于应该会有许多在 Nintendo Switch 主机上首次接触游戏的新进玩家,所以开发小组判断同时也身兼教学模式功能的英雄模式必须要保留下来。
                                        附带一提,《漆弹大作战 2》的世界,其时间流动速度似乎和现实世界一样,也就是说初代《漆弹大作战》发售后已经过了两年,所以英雄模式的故事也是以两年为前提来打造。
                                        而且也为了让包含前作玩家在内的所有玩家,都能维持对于《漆弹大作战》世界的关注程度,所以追加了让玩家合作进行游戏的全新模式“鲑鱼酷跑(サーモンラン)”。
                                          另外在 2018 年,还预定会以付费下载内容方式,推出游戏全新尝试,更进一步挖掘章鱼型种族世界观的“章鱼扩张(オクトエキスパンション)”。看来《漆弹大作战》系列作的世界,未来还是会继续提供各种,能够吸引玩家注意的全新要素。

                                          《漆弹大作战》的世界,未来也会继续扩展下去

                                            另外也介绍了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玩家发表以游戏为题材的二次创作,在现实世界中还举办了以《漆弹大作战》世界的招牌角色,也就是潮色姊妹(シオカラーズ)与触手少女(テンタクルズ)为主轴的演唱会等等,能够证明《漆弹大作战》这个花枝世界,正在全球持续吸引到更多玩家关心的事实。除了游戏本身之外,连开发小组打造出的世界观,都能够取悦更多玩家,也令他非常感动。
                                              在最后,野上恒以“我自己以前,也会以和朋友畅谈游戏话题为乐,这些经验都是我现在人会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回顾自己过去的游戏生涯。并以此为前提表示“游戏的乐趣,并不光只是‘游戏本身’,而是和游戏有关的所有记忆与体验”。最后表明希望自己和开发小组,未来能够继续为了让大家投入《漆弹大作战》的世界继续努力投注热情,以此来为这次的讲座收尾。

                                              (C)2017 Nintendo (C)2015 Nintendo


                                              图片新闻

                                              【试片】《京都寺町三条商店街的福尔摩斯》古董店少当家与女高中生的轻推理日常
                                              【试片】《京都寺町三条商店街的福尔摩斯》古董店少当家与女高中生的轻推理日常
                                              王维中7局走钟 丢6分吞败
                                              王维中7局走钟 丢6分吞败
                                              贺军翔机上捕获“黄蜂女” “蚁侠”保罗路德抵台即参观故宫博物院

                                              继《复仇者联盟3:无限之战》及《死侍2》后,Marvel又一超级英雄片《蚁侠2:黄蜂女现身》(Ant-Man and the Wasp)将于下月紧接登场,为了隆重其事,戏中主角“蚁侠”保罗路德(Paul Rudd)及“黄蜂女”伊云芝莲莉莉(Evangeline Lilly)已抵达台湾,准备出席今明两天举行的记者会及红地毡仪式。台湾艺人贺军翔与女儿刚巧跟莉莉同机,成功“集邮”令粉丝羡慕不已。

                                              《神域召唤》与《快打旋风》合作推出期间限定** 争夺最强宝座开幕
                                              《神域召唤》与《快打旋风》合作推出期间限定** 争夺最强宝座开幕
                                              学友社调查:逾半考生不了解计划 六成人指资助未增内地升学意愿

                                              学友社今年1月以问卷调查访问1125名应届文凭试考生,发现六成半受访学生不同意政府提供的内地升学资助计划会增加其内地升学的意愿,余下35%同意会增加意欲。另外,53%受访学生表示不了解资助计划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