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迷你仓濒倒闭 狠砸钱卖最贵 我敢 俬储空间 廖承中

时间:2019-01-14

作者╱彭蕙珍
摄影:萧榕
部分照片:受访者提供


廖承中曾是职能治疗师,在医院工作3年多后,弃医从商,进入证券公司从基层做起,并考上证券分析师资格,第1年**盘绩效已达30%。有一次替老板活化公司资产,他看到迷你仓的市场潜力,2014年邀请好友集资创业,成立“俬储空间迷你仓”,隔年跨入第三方物流业务,去年营业额达2千万元。他说:“想做的不只是迷你仓,未来5年还要拼创柜。”

六年级末段班的廖承中说起话来又快又急,他笑道:“我的个性很急,做事也很有效率。”因此,当他发现迷你仓前景极佳,便毅然决然离开百万年薪工作创业去,“2013年台湾迷你仓只有22间,我告诉老板,5年后一定破100间。”4年多的努力耕耘,“俬储空间迷你仓”已经做到台湾第5大。

看出商机毅然创业

他的脑筋很灵活,是天生的生意囝,然而,他的背景却是医,“我的父亲是外科医生,在板桥开诊所。”身为长子,父亲一直认为他会继承家业。只是,大学考了3次都没考上医学系,“考上台大职能治疗系时,我先去念,当时的想法是念了后再转系,但念下去后觉得职能治疗也蛮有趣的。”
当兵时进入**花莲总医院精神科,那3年让他明了医院生涯,“坦白讲很没有成就感,因为精神疾病不易痊愈,有些人以为自己正常就不吃药,半年后又被送进来,完全不认识我,会谈时眼神有攻击性。”
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工作,他想离开,“我觉得在花莲贡献3年多,已经尽到我的责任。”
在沉闷的医院工作后,他想到能证明自己价值的地方,“我想做刺激的工作,就是金融业。”这兴趣,源于他的母亲,“她有做股票,我觉得股票市场很迷人,你赚的钱是别人口袋的钱,大家是来斗智的。”
离开花莲的最后一年,他已为下一份工作做准备,“那一年都在考试,证券、理财、保险等证照。”无缝接轨进入宝来证券,从接单营业员做起,“除了股票,还要卖公司指定的商品,选择权、信用卡、保险等。”为了更上层楼,2009年考上证券分析师,并进入宇本国际投资公司当证券研究员。

廖承中是职能治疗师,大学时与同学合影,左1为廖承中。

老板也愿意投资他

“半年后拿到3千万元部位开始**盘,第1年绩效就30%。”除了**盘,他还要分析投资案件,“那时看了很多有趣的案子,像是Lady Gaga来台开演唱会等。”他学会看各式公司的财报、了解不同的营运模式,包括卤肉饭、太阳能公司、物业、商办等,“有很多有趣的产业。”
“公司有一个闲置物业,老板要我去研究如何活化。”他评估过开月子中心、做桌游、租给人家做商务中心等,“一位香港朋友告诉我,香港有600多间迷你仓,我查了一下2013年台湾只有22间,觉得不合理,香港比台北小那么多,台北一样地狭人稠,为何台北那么少?”
商机浮现,他盘算:“在外商工作一年顶多100多万,最多领到200多万,但我出来做,花个5年、10年,说不定能在迷你仓做出一番成绩。”
他信心满满,连老板都愿意投资他,他却拒绝,“我告诉他,如果3年后我做得不错,你再来投资我,直到2016年我才找他入股。”第一次创业,他向10几位亲友募资,总额是330万元,“一般公司说股东愈少愈好,但我认为多比较好。”
第一间迷你仓开在行天宫附近,设128个柜子。行销时他想出一个妙招,推出“免费送1个月”**,“我天真的想,第1个月免费,第2月有3成的人留下来,就有10几万元收入。”他苦笑道:“结果送出去零组。”第1个月生意惨淡,只签出8组,“都不是看到免费行销来的,是真的有需求。”
“第1个月、第2个月没生意、资金快烧光,我心想,再这样下去就死定了。”他说,状况最惨时在10月,萧瑟的秋天如同他的心情,“1个月租金、人事就要20万元,我算了一下,撑到隔年1月就会关门。”
为节省开销,他索性不支领薪水、冷气能不开就不开,“有位股东说,募资时你讲得意气风发,现在连灯也不开了,我问你,你这样省,1个月最多省几万元,能撑更久吗?我回他:‘不会。’”这位股东问他:“有没有办法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你当公司11月就要收掉,放手去做,做不起来就算了,至少风光下台。”

垂死挣扎放手一搏

这番话对廖承中如同当头棒喝,于是狠砸20万元做行销,“这笔钱在网络可以做很多事,打脸书、Google关键字广告,找部落客撰文、印12000份传单扫街;同事主动行销,打电话给台北市60间商务中心谈合作、拜访管理员等。”
“11月一做下去,原本1个月签6~7组,当月签17组,好几组还是年约大客户,12月、1月现金流变正了。”他开心道:“公司不但没倒,还有现金入账,于是再增资、开新店。”2015年募720万元、开2间店,“第3年又增资500万元,开东门店。”目前已开7间迷你仓。
快速展店是为了抢市场,他解释:“一间店要3~4年才能打平,若等打平才开新店,就无法拓展市场;这个行业很特别,必须做在前面,它的优势是顾客在这里储存物品后就不想搬。”但他坦言:“必须要股东支持,因为一直在烧钱。”
迷你仓并不是廖承中最终想做的事,“这个行业很简单:比地点和价格;仓储空间离我家近一点,便宜就好,只有这2件事。因此,最后比的是谁的资金多,可以开在好一点的地方,再拼折扣战就会赢。”
“我只做仓储确实没有优势。”第1年他已经看到自己的局限,“那时我在想,有没有其他服务可以加值。”初期顾店时,他发现周末有些客人会来空间出货,印象深刻的是一回看到一位空姐,“她穿短袖、绑个马尾,在那里汗流浃背的包货。我问她,为何自己做,她说:‘没办法,不然谁帮我做?’”
“甚至还有人带小孩来包货,小孩在旁边玩,一直问妈妈,‘何时可以出去玩?’我就问她,为何不找人帮忙?她说,我找个工读生1个月要2~3万元,但我的货没那么多,1个月才200件,我做3天就做完了。”于是,他问道:“我帮你们做如何?”

新业务第三方物流

他开始了新的业务:第三方物流。他说明:“台湾现在有80万个网拍卖家,每年会多2千个网拍卖家,他们很小,没有人要帮他们服务,其中又有不少人出的货很复杂,很难接得下来。”他找到了利基点。
“我的收费是全台湾最贵,一般仓库出货,1件商品收2元,我收10~12元。”他强调:“我收超贵,因为量少、总价低、产品复杂,像有些客人一个月只出200件,一件服务费12元,才2400元。”同时,他提供更多服务,迷你仓位于市区、捷运站附近,可以是面交点,还帮客户到超商寄件。
不嫌麻烦、做别人不做的事,替公司带来高毛利。然而,这项业务并不好经营,要有足够的信任感,客户才敢把产品交到你手中,此外,员工的训练更是重要。他说,直到这3年第三方物流才做出口碑、业绩慢慢发酵,“2014~2016年占总营收比不到6%,2017年占11%,2018年占17%。”他预估再几年就会突破5成。
“我是证券业出身的,我不是只想要开一间仓库,而是要创柜。”创业初期廖承中已做好10年计划,开10间迷你仓,营收达到5千万元,然后上创柜板。他一步一脚印,实现梦想。

创业第2年找到第三方物流新商机,协助网拍业者出货。
迷你仓设在捷运站附近,提供私人或公司仓储空间。
成为网拍业者的帮手,提供面交点,针对3C等商品也可协助解说。
仓储空间除了可存放物品,也可以是出货站。

廖承中小档案

年龄:1980年生(39岁)
学历:台大职能治疗系、**大学IMBA
经历:
23岁 当兵时当职能治疗官
26岁 宝来证券营业员
30岁 宇本国际投资公司证券研究员
34岁 创业,成立“俬储空间迷你仓”

公司小档案

旗舰店:台北市中山区南京东路二段36号7楼
电话:02-2581-6921
网站:http://ec-fun.com/
年营业额:2000万元

【合伙人心声】努力推销自己

邱盈雄是廖承中的合伙人,两人是成功高中的同学,“有一天他来找我,两人在养身馆门口喝着饮料谈,他说发现迷你仓这个行业,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做?那时候觉得我没接触过,应该可以学到东西;二是他不是一个会空做梦的人,他说到的事情,都会做到,我也信任他。”
邱盈雄原是职业军人,30岁转职,当过旅行社业务、道路巡查员、养生馆按摩师傅,不断尝试新工作。创业后,他们遭遇不少难题,邱盈雄说:“刚开业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也都要自己来,唯一能做的是推销自己,让客户相信我们。”面对现在的成绩,他说:“秉持当初创业的初衷,服务客户,一定会遇到对的客人出现。”

【顾客心声】比请工读生省

我在网络卖商品2年,原本都是自己出货,但因货愈来愈多,想找人分担我的重担。如果可以将出货、包货的工作交出去,我就可以花更多时间找商品、做行销策略。
去年上网看到俬储空间迷你仓,他们有提供这些服务,就像“网拍小帮手”,可以帮我出货,到超商寄件及面交。我是向大陆厂商进货,直接寄到承德店,请他们入库,再出货。目前1个月大约200多件,服务费、仓库费等费用,约12000~13000元,比请工读生还省。
他们专做小型电商服务,很专业,到现在出货都没有出错过。另还提供云端**,我可以随时去查询和管理商品,很方便。

下载“台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