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船千金像菲佣 泪搬百箱弹珠汽水

时间:2019-02-17

【叶家铭╱高雄报导】“我做了25年弹珠汽水,从快乐的孩提回忆做到很绝望。”荣泉汽水总经理陈满卿原是造船厂千金,家境优渥,婚后却与先生一肩扛起全台最古老的弹珠汽水工厂,从机械保养、品管、搬货、会计样样都不假他人之手。而走过一甲子的品牌,如今却受景气与劳权抬头冲击,过去从未烦恼过经济问题的陈满卿,也开始替下滑的业绩担忧。

谈起过往,陈满卿娘家曾在旗津开造船厂,有个大三合院与千坪造船工厂,她小时候常在工厂内抓螃蟹、鱼虾,加上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备受呵护,从出生就从没担心过经济问题。“以前上学吃便当,同学便当主菜是蒸蛋,我都**腿,还有像肉干、汽水这类奢侈品,对一般家庭都是不小开销,我也时常吃的到。连毛笔都用百元高档货,书包也买当时的名牌书包大王,生活算是十分优渥。”

陈满卿包办业务、品管、会计、搬运。

设计塑胶瓶拿专利

刚出社会时,陈满卿在父亲公司担任总经理,跑银行、处理会计是驾轻就熟。后与荣泉汽水二代的先生认识,“公公薛朝福一眼就认定‘这是我未来媳妇’,并把弹珠汽水配方写下来送给我,因为那份信任,才有勇气面对后来的挫折与挑战。”荣泉汽水创立于1959年,是全台最古老的弹珠汽水工厂,创始人薛朝福早期贩售冰棒、冬瓜茶,经营冰果室,后向老师傅学习技术卖弹珠汽水。
“上天真的是公平的,自己在娘家好命,来夫家反而像是菲佣!”陈满卿打趣说,她与先生从机械保养、搬货、做帐都自己来,天未亮就开始一箱箱搬著弹珠汽水,一次就是搬了200箱,当时疲累与委屈让她常在半夜偷哭,幸好先生脾气好、对孩子又疼爱,虽不善言词,但对妻儿关怀从未少过。
陈满卿指出,早期弹珠汽水是玻璃瓶,喝完须回收使用,但许多小朋友都喜欢摇瓶子、听弹珠碰撞声,久而久之瓶子出现裂痕,产生“玻璃瓶爆炸割伤摊贩”事件,后来公司为了避免类似伤害,前后砸了200万元打造新的“塑胶瓶弹珠汽水”,并拿到许多专利。

陈满卿与先生(左2)经营荣泉汽水已25个年头。
荣泉汽水成立一甲子,为全台最古老的弹珠汽水工厂。

政策冲击业绩大减

“我宁愿牺牲古早味,也不要贩售容易爆开的弹珠汽水,让摊家与孩子受伤!”陈满卿说,荣泉经营已一甲子,从不放防腐剂、色素,纯糖制造,汽水本身都是无色的,“我们常看到瓶子五颜六色,其实只是方便辨别各类口味而已。”
早期1瓶弹珠汽水仅卖5毛钱,这对当时的小朋友来说,等于须存很多天零用钱才能买上1瓶,陈满卿说,50年代没有太多饮料,如遇到庙会**一天就可卖上百箱,而她也成了景气兴衰的见证人,从月卖逾20万瓶弹珠汽水的荣景、千面人事件、**禁止含糖饮料进入校园,甚至去年因一例一休上路,业绩滑落7成,陈满卿感叹,1瓶汽水仅赚1~2元,弹珠汽水的兴衰犹如许多中小企业缩影。
如今陈满卿将经营重担交棒给儿子薛仲崴,他不舍说,印象中父母亲常常忙到半夜3点,牺牲许多年轻时光,才将品牌发扬光大,如今市场相对低迷,他期盼能将弹珠汽水的客源年龄层向下延伸,突破困境。

如今荣泉汽水交棒给第三代,也就是陈满卿的儿子薛仲崴。
过去弹珠汽水1瓶仅卖5毛钱,月销逾20万瓶。

【陈满卿小档案】

年龄:60岁
经历:
•展誉造船厂总经理
•荣泉汽水工厂总经理
2018年营业额:约1000万元
经营困境:
•**禁止含糖饮料进入校园
•1例1休让人事成本提升
公司展望:
•客制化弹珠汽水、研发养生汽水
•加入文创行销提升品牌能见度
资料来源:采访整理

下载“台湾APP”